那時花殘1-4

第一章

粉雕玉琢的寶寶在他媽媽的攙扶下艱難的行走著,口中發出些「叭叭、叭卟」

的可愛單音。我用相機把這幸福的畫面記錄下來,用印表機把相片洗出來,然後

放進相冊?。

厚厚的相冊中第一頁就是寶貝兒子剛出生時那張皺巴巴的嬰兒臉,口中還吐

著泡泡,純淨的眼睛好奇的瞪著這個世界。相冊中記錄著兒子每日的成長過程,

我一頁一頁的向後翻,不經意間翻出了一張有些泛黃的相片。

這是我們高中的畢業照,記錄著一群稀奇古怪卻又青澀的男女。一張照片承

載了我們曾經的懵懂、衝動、幼稚、無知、無謂、局促、遺憾等等。把照片取出

拿在手?,一些跟著照片一起泛黃的記憶逐漸湧出……

我跟老婆琪琪打小一塊長大,緣分讓我們從小到大一直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

級,雖然算不上什麼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也算是青梅竹馬了。

我們都不是什麼很有個性的人,我的性格跟我「阿明」這個名字一樣如路人

甲般不起眼。琪琪也是,在最叛逆的那個年紀?,周圍的女同學都打扮得紅了櫻

桃綠了芭蕉的,她只是穿著不起眼的寬鬆校服,別的女生都費盡心思折騰頭髮的

時候,她只是梳著馬尾,宛如一個乖乖女。

性格上有些生人勿近的她,在學校?跟我一樣幾乎沒什麼朋友。作為她多年

的同桌,只有我知道她之所以不像那些女同學那樣愛打扮裝成熟,是因為在大人

的審美?,她那乖巧的學生妹模樣才是最可口的,這也是多年後我翻出當年的畢

業照才知道的。

我跟她的關係一直以來也有些不清不楚,似乎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但又不像

是戀人,偶爾我會觸摸她的身體或者是親吻她,她也不曾反對但也不予回應。不

過事實上我們也沒多親密,相比琪琪的不起眼,我更喜歡暗戀已久的那位成天打

扮得花枝招展的班花。我跟琪琪的戀情真正開始是在高中的時候,始於我們第一

次做愛。

那是高中第一個寒假,琪琪的考試成績不太理想,被她媽禁足在家好一段時

間。一天大清早的她突然打電話來說讓我去她家,我們到對方家去玩已經很多次

了,對此我也沒什麼別的想法。到她家後她媽上班去了不在家,琪琪拉著我進了

她的閨房,第一句話就來了個猛料:「阿明,我懷孕了。」

說實話那時候聽到這話雖然吃驚,但也並沒有感到多意外。這麼多年的朋友,

琪琪身上的一些蛛絲馬跡我還是察覺到的,比如我在她書包?發現過避孕套,比

如在那個傳紙條的年代?她卻有部翻蓋的手機,雖然她從不在別人面前用過。

我木訥的回答:「哦,懷孕了,然後呢?」

琪琪:「快兩個月了,再不打掉就來不及了,你陪我去好不好?」

我:「不去,孩子又不是我的。」

琪琪:「求你啦,又不要你負責,錢也是我自己出,你只是陪我走一趟啦。」

見我還是搖頭如撥浪鼓,琪琪氣鼓鼓的一跺腳,但眼珠一轉後,又給我來了

一下狠的:「你陪我去一趟,我讓你睡一次怎麼樣?」

「呃……你說啥?」

在我驚愕的目光下,琪琪脫掉毛茸茸的外套,拉下毛衣的拉鏈,然後解開胸

罩,一對潔白的大白兔展現在我眼前。老實說雖然偷偷摸摸看過一些A片黃書之

類的東西,但第一次真正看到女性的胸部對我這個處男來說還是很震撼的,那嫩

白的肌膚炫目到讓我不敢直視但卻不捨得移開目光。

我的手腕被琪琪握住,將我的手放到她的胸部上。那是我一隻手勉強完全握

住的乳房,很柔軟,就像握住了一團雲朵,那細膩的肌膚帶來的觸感仿佛能從指

縫間溢出,還帶著她淡淡的體溫。琪琪向我邁了半步,拿起我另一隻手放在她另

一隻乳房上,我頭一陣暈眩,突然發現在她拉下毛衣拉鏈的那一瞬間開始我竟然

忘記了呼吸!深深吸一口氣,我雙手笨拙的撫摸著、揉搓著那對潔白的乳鴿,動

作很輕柔很小心翼翼。

沒多久我感覺我的手似乎有些出汗,握住乳房的雙手有種發膩的感覺,掌心

中兩粒柔軟的蓓蕾悄悄的變硬頂著我的掌心,我用食指與拇指輕輕捏住,琪琪發

出了一聲輕柔的哼聲,在此之前我從不知道琪琪的聲音這麼可愛、美妙、動聽。

一隻柔嫩的小手按住了我摸胸的手,琪琪笑著說:「阿明果然很溫柔呢,你

可以用力點沒關係喔……嗯……」。

琪琪挺著胸部,用柔軟的胸部蹭我的手心,就像頑皮的小貓在跟主人撒嬌一

樣。就在我這個處男慢慢消化摸胸帶來的全新感受時,琪琪解開她的馬尾,柔順

的秀髮披散在肩上,給清純的臉蛋增加了幾分成熟,我突然發現當秀髮遮住了臉

上那些許嬰兒肥,琪琪還是很漂亮的,不比尖下巴的班花差多少。

解開拉鏈的毛衣沿著她身體的曲線滑落下去掉在了地上,上半身一絲不掛的

琪琪微嗔的說:「你喜歡女生幫你脫衣服嗎?」

我愣頭愣腦的把自己扒了個乾淨,琪琪也把她的外褲脫下,只剩一雙裹住小

腿的棉襪還有白色的小三角褲,似乎在等著我去把它脫掉。我慢慢逼近琪琪,然

後抱住她,數九寒冬的季節?脫光了的我居然有些出汗,氣氛有些曖昧,這種感

覺有過很多次,曾經與琪琪獨處時偶爾有過這種感覺:抱她一下沒事的,摸她胸

部一下沒事的,親她一下沒事的……而此時此刻她那任君採摘的神情,仿佛在告

訴我,你幹什麼都可以。

我感覺口乾舌燥,咽了一口並不存在的唾沫,喉嚨一陣撕扯覺得很難受,這

時候有個很奇怪的念頭浮現:琪琪的口水一定很好喝!

我吻上了那片並不鮮豔的紅唇,我乾裂脫皮的嘴唇接觸到了那難以言喻的柔

軟。就在我吮住了那片美味的下嘴唇時,琪琪第一次對我的吻有了回應,她輕輕

的吮住我的上嘴唇,濕潤的舌尖輕輕舔舐著我嘴唇乾枯的死皮,我激動的將舌頭

伸進她微微張開的口中,抓住了那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舌頭,然後與之纏繞在了

一起。

我一手摟著琪琪的纖腰,一手撫摸著她的胸部,笨拙卻帶著侵略性的吻著她,

身體也隨著這種感覺不斷向前壓迫,而我每往前邁出一步,琪琪也就跟著後腿一

步,當閉著雙眼的我們小腿碰到了床邊後,我抱著她慢慢倒在床上。

我抱著琪琪在床上翻了個身,讓她壓在我的身上,飽滿的胸部印在我的胸膛

上,我甚至感受到那兩粒變硬的乳頭抵著我的胸膛陷進了柔軟的乳房?。琪琪主

動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口中,香津玉液順著她的香舌渡進我的口中,我貪婪的吮著

她的舌頭,感受到我吞咽的動作,她將更多的蜜液渡了過來,我則大大的張開了

嘴將順著舌頭流下來的玉露全部接收下來。

當琪琪微微起身結束這段香豔的濕吻時,一條晶瑩的絲線連著彼此的舌尖,

我張開嘴沿著這條絲線追了上去抿住她的舌頭,把她的舌頭仔細的吸吮乾淨後才

心滿意足的躺回床上,琪琪錘了我胸口一下,嬌嗔道:「我的口水有這麼好吃嗎?」

我舔了舔嘴唇,說:「還不錯,咦,這有兩粒葡萄看上去很美味啊!」說完

我把琪琪撲倒在床上,握住了那雙迷人的乳鴿,近距離的欣賞了一下。記得看A

片的時候很多女優胸部很大但是躺下來後就看不出什麼了,而琪琪的胸即便平躺

下來依舊挺拔,胸型很美,就像西遊記?放在盤子上的仙桃。兩粒乳頭有些偏大,

或許這是唯一破壞美感的地方,銅錢大的乳暈在乳峰上微微凸起,兩粒變硬的乳

頭有飽滿的白葡萄那般大,如果吸進嘴?口感一定很好。

再一次摸上琪琪的胸部,我的手依舊忍不住有些顫抖。曾經不止一次隔著校

服摸過一下,但那畢竟是隔著校服隔著胸罩,而且是開玩笑似的摸一把,從未想

過她的胸部這樣大這樣美,還任由我玩弄。

我將一粒乳頭含進嘴?,軟軟的,用牙齒輕輕咬了一下,琪琪拍了一下我的

頭,咯咯的笑著說好癢,我用力的吸了一下,琪琪發出一聲愉悅的呻吟,察覺到

了她喜歡這樣,我吸得更用力了,仿佛想要吸出奶水來,雖然知道這不可能。腦

海?閃過一個念頭,將來我跟琪琪的孩子吸她媽媽的奶水時會不會這麼用力,到

時候我一定要嘗嘗母乳的味道,就算要跟兒子搶飯吃也在所不惜……咦?為什麼

我會想到跟琪琪生孩子?說到生孩子,琪琪她現在就已經懷孕了啊,孩子我還不

知道是誰的……話說回來,現在被我壓在身下的這個少女,可是個孕婦啊!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下體突然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美妙,那是一隻柔若

無骨的小手輕輕的握住了我的雞雞,打了無數次手銃的我從不知道被手握住是這

麼美妙舒服的事!那只小手輕輕的摩挲著,只要再用力一點點,再多套弄一下,

我肯定就這樣射出來了!

我吐出被我吸成像個小手指頭一樣翹起的乳頭,分開了琪琪修長但顯得有些

瘦弱的雙腿,可愛的棉質小內褲上繡著卡通圖案的部位已經有一圈水漬,我拉住

內褲的兩側慢慢的往下扒,神秘的私處終於出現在我眼前。

好想馬上插進去啊!可我那要射精的感覺還沒壓下去,現在就插進去百分百

要丟人,我強忍住肉棒的脹痛,觀察起第一次看到的女性私處。

陰阜如小丘一樣微妙的有點鼓起,上面鬱鬱蔥蔥的長著很短的恥毛……有點

像男人剃過又長出來的胡茬,我用手摸了一下有點硬硬的,估計琪琪有剃陰毛的

習慣。我把頭埋下去用鼻子嗅了嗅,味道有點重,但不難聞,那味道乍一聞的確

有點點噁心,但奇妙的是鼻子卻忍不住想要吸入這種味道,越聞越上癮。陰阜往

下倒是乾乾淨淨的沒有一絲毛髮,兩片肥嘟嘟的外陰唇也是微微鼓起,夾住中間

一條嫣紅的細線……嗯,該從哪里進去呢?

「阿明,快插進來吧,人家想要~.」

嗲到骨髓?的聲音讓我渾身一激靈,菊花一緊,早已饑渴難耐的肉棒跳動了

一下,我感覺不能再等了。握著肉棒往那條細縫下端一捅,竟意外順利的進去了!

我感到龜頭被一團軟肉包裹著,不再猶豫屁股一沈,肉棒直接插到了最深處。

「啊!好深!好棒……呃?」琪琪一聲銷魂的呻吟還沒停止,她就詫異的看

著一臉尷尬的我,因為我一插進去……就射了。

半分鐘?不,10秒鐘?我懊惱的抽出半軟的肉棒,龜頭還在慢慢向外淌著

精液,混雜著琪琪的愛液形成一條細線與那重新閉合的細縫連在一起。

琪琪忍著笑意爬起來,抱住我輕輕拍著我的背,說:「安啦,你是第一次吧?

我聽說處男都會射很快啦,等下再來一次就好了。」

被琪琪抱著,她胸前的兩粒蓓蕾在我胸口蹭啊蹭的,我軟下去的肉棒又有了

反應,輕輕跳了一下的肉棒打在琪琪的身上,琪琪驚喜的握住晃動的男根,說:

「你看吧,小弟弟挺精神呢,姐姐幫你吹吹。」

一個處男被女生用嘴含住是什麼感覺呢?除了震撼我找不到什麼詞來形容。

我描述不出也記不清當時是什麼感覺,只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與滿足感充斥著

我的大腦,我甚至想把肉棒從她嘴?抽出來,但她一手握住我的肉棒下方,一手

捏住我的兩個蛋蛋,我只能像忍受痛楚一樣去承受這個快感。

「你看,又硬起來了,你的東西很大呢,沒想到你骨瘦如柴的,底下的傢夥

這麼壯,是不是營養都跑這來了?」

「真的很大嗎?」

「嗯,是比一般人大那麼一點啦,好了你快躺下,我們再做一次。」說完,

琪琪扶著我的肉棒對準她的私處,慢慢地坐了下去。

……

這天早上擺脫處男的我,食髓知味的跟琪琪做了一個早上,雖然每次堅持的

時間不長,但很快就能重新硬起來。直到最後忘記了時間,滾床單的時候琪琪的

媽媽下班回來了,聽到開門的聲音我們一頓手忙腳亂,琪琪慌忙中把我們的內褲

還有她的胸罩一股腦塞進被窩?,然後穿上一條厚厚的居家褲,我見狀只能急急

忙忙的穿上牛仔褲,慌忙中拉拉鏈的時候差點把雞雞給夾了。琪琪先一步穿好居

家服,走出房間,然後我聽到她悅耳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媽你回來啦我肚子好

餓早餐都沒吃呢……阿明來我們家玩了呢……在我屋?呢,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

所以叫他來陪我寫作業。」

這時候我也穿好衣服跟了出去,向那已經開始在廚房忙碌的婦女打招呼:

「阿姨好。」

「阿明啊,有段時間沒來我們家了吧,作業寫完了嗎?」

「寒假作業這麼多一時半會哪寫得完,時間差不多了我回家了啊阿姨。」

「留下來吃飯吧。」

「不用不用,家?做好了,不回去我媽得罵我,我先走了啊。」

「經常過來玩啊……琪琪你怎麼也不送送人家,不懂禮貌。」

下樓走到外面,冷冽的風吹到身上,褲襠?還半硬的肉棒立馬縮成一隻小雞

雞。琪琪的身子哆嗦著,不斷的搓著小手,一陣冷風吹來,掀開了她可愛的連衣

帽,吹亂了她本來就淩亂的發絲。

想著她那居家服?什麼都沒穿,我笑了笑,對她說:「你回去吧,剛才出了

汗,別著涼了。」

琪琪轉身要走時,我又叫住了她,把她拉進一個避風的角落?,吻了她一下,

對她說:「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好嗎?」

很多年後我會想,如果當時沒有這個輕率的表白該有多好。可惜後悔沒有意

義,我想就算給我無數次重來的機會,我還是會無可救藥的喜歡她,因為她對我

來說就像高純度的海洛因,只要一沾上就會上癮,哪怕戒掉後,當她再次出現在

我的面前,我還是會飛蛾撲火般投身進去。

聽到我的表白,琪琪眨了眨眼,沒有我期待的感動,也沒有我擔心的翻臉,

而是輕描淡寫中帶著些許好笑說:「第一次有男生跟我告白耶,可是我都被人搞

大肚子了,你還要我嗎?」

「要!」

「我以後也許還會繼續懷上別人的孩子,也沒問題嗎?」

「呃……別讓我負責就行。」

「噗……你好有趣,我就當你女朋友吧。嗯,明天要記得過來陪我去打胎喔!」

——

曾一度被琪琪從容的態度感染,我以為人流不過是件吃飯喝水做愛一樣的小

事。當我看到手術後琪琪那蒼白到沒有一絲血色的臉,我站在她身前幫她擋下了

醫生所有的「諄諄教誨」,並陪著笑臉不斷保證以後不犯這種錯誤,一定好好愛

護疼惜女朋友。

人流後琪琪的身體極度虛弱,我每天都會去陪她,按照醫生的囑咐幫她調理

身子。好在年底了琪琪她媽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加點,雖然察覺到女兒身體不適

但也沒發現太多東西,直到寒假結束,琪琪的身子才慢慢恢復過來。

據說男孩在經歷過性愛之後才能成長為男人,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成長了,不

過我也察覺到我看世界的眼光有了不同。

新學期開始,重新回到班上,聽到班上的男生圍在一起,不是討論哪個女生

有姿色,就是吹噓自己那誰也沒見過的女友,如今當我聽到這些後,心?會默默

的鄙視那些男生:一群處男!

班花依舊打扮得花花綠綠的,發飾、耳釘、銀戒、項鏈、絲襪、高跟鞋,反

正能往身上掛的全都給整上了。一進班?她就四處跟人打招呼,然後一群人開始

圍著她,她則在人群中左右逢源,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感覺。以往的我會偷瞄班花

胸前的乳溝,在腦?意淫一番,如今看著她那不符合年齡的打扮,心?卻是不屑:

幼稚,胸還沒琪琪一半大。

當然這些優越感也只是藏在心?,我依舊還是那個不起眼的我,我只想偷偷

摸摸的跟琪琪發展我們的戀情,嗯,戀情不戀情不重要,能上床就行。只不過自

人流手術以來,琪琪一直很虛弱,做倒是沒有做過,想到這我向同桌的琪琪望去。

假期結束了,琪琪又束上了雙馬尾,穿上了土不拉幾的校服,然而卻散發著

女生該有的青春味道。她托著香腮,靜靜的看著窗外,就像一道風景。我湊到她

耳邊悄悄跟她說:「我才發現其實你比陳雨佳(班花)漂亮哦!」

琪琪轉過頭來,白了我一眼,顯然沒將我的肺腑之言放在心上,我傻笑了一

下,拉住她的小手。說起來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共同的興趣愛好,聊起天來有一

搭沒一搭的,話題慢慢的就往那方面靠近了。

「你身體好些了嗎?我感覺你好像胖了一點……我是說比以前豐滿了。」

「嗯,差不多了。想做愛了?」

「呃,是有點啦。」

「現在還不行,過段時間吧。」

「哦……」

「什麼啊,有這麼失落嗎,沒出息。你要是忍不住,我還是可以幫你啦。」

一整天我都在想句「我可以幫你啦」,新學期第一天的課一句沒聽進去,好

不容易等到放學,待到同學差不多都走完了,琪琪才拉著我走到教學樓頂樓的女

廁所?。

這棟教學樓的頂樓都是些化學實驗室電腦機房之類的教室,並沒有哪個班級

在這一層,平時來這上廁所的人就少,放學後更是基本不會有人來。

我還是第一次進女廁所?,不得不說女廁所比男廁所乾淨得太多,連臭味都

沒有。琪琪很主動的抱住了我,送上香唇。老實說,在琪琪做人流禁欲的這段時

間?,我自己幻想時想起跟琪琪接吻比想起跟她做愛的次數要多。她的嘴唇很柔

軟,像果凍一樣,舌頭纏繞在一起的滋味很美妙,感覺彼此在像對方傳遞某種東

西,就連她的口水我都覺得是甜的。

雖然接吻很爽,但是在廁所這種地方怎麼也吻不了多深,如果濕吻後大口大

口的把廁所的空氣吸進去,怎麼想都覺得不妥,雖然這間廁所不臭。我們很默契

的唇吻了一會,在琪琪拉下我的拉鏈掏出肉棒握在她手?時,接吻就結束了。

「很大了呢,軟下來的時候明明只有大拇指這麼大,硬起來居然比我的巴掌

還長些。」

「看樣子你很喜歡。」

琪琪蹲了下來,仰起小臉看著我,我用醜陋的肉棒在她可愛的臉頰上戳了一

下,有種很邪惡的感覺。

「阿明的雞雞我當然喜歡啦,我來舔舔……唔,味道好重。」

用嫩嫩的臉蹭了蹭我的肉棒,舌尖點了點子孫袋,然後沿著根部一路往上慢

慢的舔到龜頭,然後含了進去,接著櫻桃般的小嘴大大張開,慢慢的將我的肉棒

吞了進去,直到龜頭頂住了一團棉花般的柔軟。

「嘎……嘔……」一個深喉讓琪琪分泌出了很多唾液,當她吐出我的肉棒時,

肉棒已經變得粘答答的了。纖手借著唾液的潤滑在肉棒上輕輕擼動,琪琪笑著誇

獎一句:「根本不能全部吞下去呢,真大!」

龜頭再次被吞進溫暖的口腔中,被一條小蛇一樣的舌頭纏繞著,舌尖各種敏

感的地方滑過,爽得我全身緊繃。廁所外面還傳來零零散散的喧鬧聲,球場上可

能某個帥哥一個漂亮的進球引起了女生的尖叫。而廁所?琪琪像是品嘗美味的呻

吟聲,我粗重的喘息聲,噗滋噗滋的吸吮聲,在廁所產生了直擊心靈的回音,仿

佛隔絕了廁所外面的喧鬧,形成了兩個不一樣的世界。

「想射了嗎?嘿嘿,我想看你能射多遠。」琪琪跑到我身後,貼著我的背抱

住我,雖然隔著厚厚的冬裝,但我還是能感覺到貼住我後腰的那兩團柔軟。琪琪

從我腰側探出頭來盯著肉棒,一手攥著我的子孫袋揉來揉去,一手環住我的肉棒

激烈的擼動。手勢跟我自己擼的時候不一樣,動作也粗暴得多,對我這根才擺脫

處男就被渴了一個月的敏感肉棒來說有些疼,但那滋味是自己擼怎麼也比不了的。

很快我身體一繃,肉棒猛地縮了幾下,輸精管似乎還微微一痛,然後高高舉起的

肉棒把濃濃的精液如匹練般射了出去,在空中形成一個抛物線,然後粘到了牆上。

「哇!驚~ !呆~ !了~ !」琪琪賣萌的一聲呼喊,然後蹦蹦跳跳的跑到那

堵牆上,指著慢慢從牆上滑落的精漿,興奮的說:「你看你看,有5米嗎?嗯,

3米肯定有,好遠耶!難怪上次你第一第二次射進我身體?,我感覺子宮都被狠

狠地戳了一下。」

我有些無力的看著興奮的琪琪,對她噓了一下:「小聲點,有人進來怎麼辦?」

琪琪很不在意的一甩頭髮,向我靠過來,一手撩起了上衣,露出?面大性吧

首發人都不一定用得上的罩杯,還有那深深的乳溝。我看到她舔了舔嘴唇,嘴角

揚起了非常嫵媚的笑容,說:「再來一發怎麼樣?應該還能射得出吧?這次要射

進我嘴?喔~ !」

……

肩並肩走出了校門,當路上的學生越來越少後,琪琪抱住了我的胳膊,用很

曖昧的姿勢一起走在路上,她嘴?哼著不知名的曲調,好聽的聲音讓人感覺很愜

意。過了一會她轉頭對我說:「射了這麼多,存很久了吧?」

「上次做過之後,一直到現在。本來我也想要手淫的,但想到都有女朋友了,

就沒必要打飛機了,所以就忍到現在。」

「嗯,真乖!從現在起你的精液都是我的了,不許擅自射出來。」

「好的,老婆大人。」

「嗯……我想想,下個星期週末你來我家吧,在這之前你要忍住喔!」

「啊?這麼久啊?」

「把瓜子掰多多的再一口氣吃完才好吃啦!再說,你沒聽說過小別勝新婚嗎?

如果天天都做的話,很快就會沒意思的啦。」

不經意間,琪琪又說出了經驗之談類似的話語,每次聽到這類話我心?都有

點小彆扭,不過聯想到班?那些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女生,我想或許做愛這件事情

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是我自己火星了。

……

戀愛的感覺,其實跟之前似乎也沒什麼不同。一起聊聊天,一起上下學,無

非是拉拉小手摟摟抱抱啥的比以前多了。有時候說悄悄話,我會問些色色的問題

來滿足精神上的淫欲,忍不住了就摸她幾下,但始終守著「存著精液」的底線。

更多的在意琪琪後,或許是我神經過敏,感覺每次她避開我消失後都很可疑。

我借過她的手機來玩,看到?面有很多曖昧露骨的短信,物件還不止一個,我問

琪琪這些都是誰,她很直白的說「那些讓我懷孕的人」。偶爾的自習課體育課不

見她的蹤影,回來後看她臉色紅潤吐氣若蘭的樣子,我就在想她會不會跟誰勾搭

在一起在學校的哪個角落做愛。

每到週末,我都會到她家跟她翻雲覆雨,用忍了一周的饑渴去滿足她。琪琪

似乎對我的身體瞭若指掌,口交的時候如果不想讓我射精,總能讓我在舒服之餘

卻始終到不了那個爆發的點,在她不斷的挑逗下,經過反反復複的忍耐,終於在

她體內射出來後,我感覺整個人都被掏空了一樣,連內心都空蕩蕩的。

肉體的交融,讓我們的感情也更加如膠似漆,至少我單方面是這麼認為的。

幾乎形影不離的我們,就算在班?沒什麼存在感,偶爾也會被人八卦的問「你們

該不會是一對吧」之類的問題。

雖然一星期只能做一次,但作為同桌,隨時都能玩些小曖昧,有次說悄悄話

的時候,琪琪對我說等夏天的時候,她可以穿得清涼點,這樣我摸起來就方便多

了,那時候聽到這話我就無比痛恨這個陽春三月卻還很冷的季節。

——

有時候我們回憶起自己的學生時代,在腦補過去的同時總覺得曾經多麼多麼

美好。但事實上像我這類不把學習當回事的學生來說,高中的生活是無聊的。這

所學校是所很普通甚至偏差的高中,學生的平均成績大體也就過及格線,每年的

升學率最多也就進個2本,校風當然也算不上好。

學生自由的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男生留著洗剪吹的頭髮,女生也是濃妝豔

抹的。校門口的打架,誰跟誰又上床的緋聞,學校各個角落勾搭在一起的情侶,

這些東西每天都屢見不鮮。課堂上老師對睡覺的人視而不見,學生的座位自己安

排你想跟誰坐就跟誰坐,我們這個班更糟糕,上課聽講的人估計不超過10個。

我想我的高中生涯唯一值得回憶與說道的,琪琪這個女朋友算是其中之一,

雖然她並沒有帶給我小說?面那種豐富的感情生活,只帶給我肉體上的愉悅。她

甚至都不屬於我一個人的,就連「男朋友」這個東西,對她來說只是個名詞,甚

至不是最優先順序的東西。

夏天了,到了男生跟女生都最喜歡的季節,男生可以欣賞到女神露出的胳膊

與大腿,而女生可以露出胳膊跟大腿享受男生火熱的目光證明自己的魅力。到了

暑假,琪琪總體考了個很好的成績,她媽對她的管束少了很多,我也終於得以解

除一週一次的限制,盡情的跟琪琪滾床單。

某一天,偶然或者必然的,我跟琪琪的戀人關係往畸形的方向發展了,其實

仔細想來,或許從一開始我們之間就只是我單方面的一廂情願。

那天趁琪琪的爸媽去上班,我又跑到她家,在她的閨房跟她打得火熱。記得

那時候琪琪趴在床上,高高的撅起蜜桃一樣的屁股,我兩手握住仿佛一用力就能

折斷的纖細的腰肢,肉棒在嫩穴中進進出出,帶出一片片混著精液的白沫。

因為已經射過了一次,我的欲望不是很強,做得不激烈但很持久,主要還是

享受嫩穴包裹、擠壓、吸吮肉棒的那種舒服感。

這時候床邊的桌子上,那款剛上市不久的三星T108嗡嗡嗡的震動起來。

琪琪爬了過去,在接電話之前回頭看了我一眼,曖昧地笑著,扭了扭渾圓的屁股。

意會的的我重新把肉棒插進濕漉漉的小穴?,新鮮的刺激感重新激起了我的情欲,

抽插變得用力起來。

按下接通,琪琪把手機扔在床上,擴音的聲音有些沙啞,電話?響起一個低

沈而輕挑的聲音:「哈囉,小貓咪,起床了嗎?」

「太陽都曬我胸了,你說我起床沒。」

「哦?沒穿衣服啊?」

「哈……人家在跟男朋友做愛呢,你說人家穿沒穿衣服呢?」

琪琪的聲音嗲聲嗲氣的,如果在學校?女生這樣說話,一定會因為噁心的做

作而被人討厭,但顯然電話那頭的人更喜歡琪琪這種嗲聲嗲氣卻說著淫聲蕩語的

語氣。

「我說你的聲音怎麼怪怪的,我以為你在自慰呢。男朋友的雞雞舒服嗎?他

現在在幹著你那騷穴?」

「嗯呐,我現在跪在床上,他在我後面狠狠的幹我呢。」

「那你怎麼還有功夫說話啊?你這麼敏感,肉棒一干就發浪,是不是男朋友

的肉棒太小了,你遊刃有餘啊?」

「才不是呢,他的也很大啦,不過人家在打電話,他插得慢下來了嘛,他會

疼人家,哪像你這麼粗魯。」

「哦?那你快叫他狠狠肏你,我要聽你的叫床聲。」

從沒見過琪琪這麼淫蕩的一面,當著我的面跟我不認識的男人調情。我抓住

她肉嘟嘟的屁股,肉棒狠狠地插進去,腰部瘋狂的聳動,身體撞到她彈性十足的

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啊~ !啊啊……用力……好舒服,頂到?面了……啊哈……你聽。」琪琪

一邊發出酥到骨頭?的叫床聲,一邊拿著手機放到小腹,啪啪啪的響聲傳進手機

?,電話的另一頭卻沒有了聲音。

「啊哈……嗯嗯……好硬喔……人家要壞掉了……我男朋友他發瘋了……啊

哈……好棒……呵啊……阿明……今天怎麼這麼厲害……唔……」

第一次見琪琪叫得這麼浪,但那個叫聲更多的是作為現場直播叫給電話另一

頭的人聽,每每想到這,我湧上來的高潮就一遍又一遍地被壓下去,平時這麼激

烈的肏穴我早就射了,這次意外的堅持了很久。

這個姿勢肏得有些累了,我把琪琪翻過來讓她平躺著,分開她的雙腿,再次

狠狠地插了進去。

「不要……唔……快抓人家的奶……啊,輕點兒……騷穴好癢,快用力幹我

……要來了要來了,還差一點……啊啊啊……不行了要死掉了……啊啊啊啊啊…

…」

琪琪的表情像是哭了出來,白皙的肌膚佈滿紅霞,隨著我的抽插那豐滿的乳

房甩成了一道道波浪,晃得我眼睛發直。小穴?傳來一陣陣奇妙的吸力,我再也

把持不住,身體一哆嗦把精液射了出來,龜頭頂在花蕊深處一邊跳動一邊射精,

我也有些脫力的倒在琪琪身上。

「啊……啊~ ,高潮了,好舒服喔~ !阿明又在我體內射精了,這是第二發

了,還射了好多呢……唔……」

琪琪還沒說完,嘴巴就被我堵住,電話那頭那男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琪

琪高潮了嗎?被男朋友幹得這麼爽啊,我都吃醋了呢,大白天的就跟男朋友在家

做愛,真是該拿獎狀的好學生呢。男朋友的雞雞還插在你?面嗎?你那風騷的小

穴總是會讓精液流出來呢,得好好堵住才行,琪琪,琪琪?」

「幹嘛啦?人家在跟男朋友接吻啦,我男朋友可喜歡吻我了,每次做完都要

親好久呢,親完了我還要幫他舔乾淨,嘴巴才沒空理你呢!」

吻了好久好久,直到琪琪推開我說她嘴唇都被我吸腫了才作罷,軟下來的肉

棒從泥濘的肉穴?抽出,送到琪琪嘴邊。琪琪枕在我的腿上,含住軟趴趴的雞雞,

舌尖翻開軟下來後會包住小半個龜頭的包皮,仔細地清理每個地方,嘴?還發出

誘人的輕哼。

「唔……唔……好好吃,軟軟的好可愛。」

「喂,琪琪啊,在舔男朋友的雞雞嗎?上面精液多不多啊?味道怎麼樣?有

我的美味嗎?」電話那頭再次響起了聲音,原來一直沒掛掉。

「哼,才不理你啦,哇,又硬起來了,看來我馬上又要被幹一次了!嘻~.」

「哈哈,年輕真是好啊,我也好想幹你,你明天過來吧,叫你男朋友一起哦!

好了,你跟男朋友慢慢玩吧,不過別讓他把你喂飽了,留點給我,哈哈!就這樣,

先掛了。」

「掰掰……乾爹!」

還沒完全硬起來的肉棒迫不及待的再次插進了小穴,我們開始了第三回合。

當結束後我的所有存貨都徹底射光了,無力再戰,我抱著一臉滿足的琪琪在床上

溫存。

輕輕的捏著她手感很好的胸部,我問:「剛才電話?的那個人是誰啊?」

琪琪:「我乾爹。」

我:「就是讓你懷孕的人嗎?」

琪琪:「不知道誒,可能是吧。」

我:「不知道?可能?」

琪琪:「就是幹我的男人很多,我不確認是誰的意思。」

我:「很多嗎?多到什麼程度?」

琪琪:「也不是很多啦,就幾個而已,明天你陪我去,先讓你認識一個。」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