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天堂

前言

維瑪是個受眾多神明青睞的位面,三大主神神聖的光明神許配利翁,欲望邪

神阿斯蒙蒂斯以及大地母神蓋亞的力量共同支配這個位面,除此之外還有大大小

小無數的神明也摻和進來,使得這個位面的種族變得極為豐富。

由於主神中欲望邪神阿斯蒙蒂斯女神以及大地母神蓋亞都是女神,這個位面

的女性修煉非常輕鬆,繁衍的比例也比男性高得多,同時為了避免男女之間的實

力差距導致的失衡危害位面穩定,阿斯蒙蒂斯給予了男性通過食用女性的肉和滿

足欲望的方式快速提升實力的能力。

這兩種能力讓許配利翁非常厭惡,他掌管的是『守序』、『堅定』和『文明』,

與阿斯蒙蒂斯的『混亂』、『破壞』和『縱欲』是相悖的。這種情況在他們下屬

的神僕之間很自然的體現出來,維瑪大陸的種族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個國家、部族,

戰爭開始了,而且隨著文明的發展將永無止境。

龍神國度與奧林匹斯諸神的關係只能說不好也不壞,雙方都沒有結仇的意願。

作為非主神的一員,生命不知已經有多久的黑龍王蘇美爾西斯卻有著讓主神也不

願意招惹的強悍實力,即便在龍神國度,他也是有相當地位的存在,所以儘管幾

塊大陸都被許多神明的意志干涉中分分合合,黑龍王蘇美爾西斯卻並不在意各個

種族陣營之間的戰爭,他佔據了大陸邊緣最肥沃的一塊土地作為自己的棲息之地。

黑龍王雖然是龍,卻喜歡熱鬧,大多數時間又都在沈睡,許多無路可去的亡

命之徒都逃到了他的領地範圍內。時間長了就漸漸建立起了一座城市,藍星城。

中立之地藍星城是平靜的灰色地帶,這裡強者眾多,又有相當部分滿手血腥,

身負血債,所以各種爭奪、壓制層出不窮。經過幾次大規模火拼吵醒蘇美爾西斯,

被一起噴成灰燼的教訓後,新來的人們漸漸摸熟了蘇美爾西斯的脾氣。

黑龍王蘇美爾西斯喜歡欣賞戰鬥,但討厭破壞,喜歡美食、淩辱征服各個種

族強大的女性、財寶、繁榮等等。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在這裡的人建立了一套符合黑龍王胃口的規矩:

1,從事生產且不參與任何紛爭的人,如農民、手工業者,都不允許傷害,

他們的產品可以在公共集市上販售,公平交易,這個集市絕對禁止任何傷害、欺

騙與偷雞摸狗的事,這樣就保證了藍星城的基本需求。

2,歡迎任何種族的任何人來此遊玩、定居,只要有錢或者證明自己有實力、

能力。

3,禁止大規模械鬥,像一下能摧毀一條街的戰鬥是絕對不允許的,為此各

個大的勢力建立了許多角鬥場,許多衝突都可以進入角鬥場解決,包括該角鬥場

的歸屬權。

4,這裡的所有人根據財富與實力都要繳納稅金給蘇美爾西斯陛下鋪床。

後來蘇美爾西斯覺得這些角鬥場不夠合自己的胃口,於是自己也投資了一座

角鬥場,那是藍星城最大的一座角鬥場,名叫『墮落天堂』。專門用來淩辱女性

強者來滿足自己的愛好,替他打理這個角鬥場的是他的性奴之一,喜愛折磨女人

的惡魔女王伊比利斯。

第一節陷落

洛塔城在連日的攻打下已然破敗不堪,熊熊的火焰在城中各處燃燒,此刻已

經沒有人有心情去救火了。

一群又一群的牛頭人、半獸人、巨魔、狼人、惡魔從城牆巨大的缺口處湧入

城中,到處都在交戰,蠻族、人類、精靈、翼人戰士、法師、弓箭手依託著殘破

的工事與敵人浴血廝殺。

少數關鍵的地方是強壯的男性在堅守,他們守衛的地方往往是不容有失的戰

略要地,狂暴的魔法在人群中爆炸,兇狠的鬥氣劈在敵人身上,陣地上各個種族

遺屍累累,腳下滑膩膩的全是鮮血與碎肉,幾乎每個男性戰士都死得無比慘烈,

要麼被砍成七八段,要麼大半個身體被打成血肉模糊,只有少數幸運的人和主動

投降的士兵被俘,他們將會被運到奴隸市場出售。

絕大多數的戰鬥卻都是女性在進行,她們的攻擊迅靈快捷,叫人眼花繚亂,

在各條道路、房屋間相互拼殺。但是在數量上她們處於絕對的劣勢,一個接一個

的女戰士被斬掉四肢,被利器刺穿身體,邪惡的敵人為了淩辱她們,總是喜歡割

破她們的肚皮,掏出腸子肆意玩弄,從陰部捅進去攪爛她們的內臟,遇到男性的

敵人往往會被當眾姦淫,再在羞辱中被活生生的分食乾淨。

身高足有兩層樓高的巨魔緩慢的在街道上行走,說是緩慢,他一腳跨出就是

幾十米遠,獸人勇士行進的速度也不比他快多少,沈重的身體每踏一步都會讓地

面震動一下。他手中握著一根拔掉樹冠的樹幹,每當有命令下來,他就掄起樹幹,

狠狠一下將一座堅固的房屋打塌,然後就是等著吃人肉。

巨魔最喜歡戰爭了,無論是誰想喂飽這樣的戰爭怪物並不容易,只有戰爭才

能讓他們吃一頓飽飯,尤其是攻城戰,因為攻城時它們都會分配到幾十個獸人奴

隸給他們收集食物,他們的食量巨大,所以會豢養巨魔的無一不是野心勃勃的強

者。

此時幾十個獸人奴隸收集著戰場上的女兵屍體送到他面前,他一把一個抓起

來送進嘴裡,嘎吱、嘎吱咬碎了咽下去,他並不在意吃的肉是死是活,是老是少,

是精靈、蠻族、人類或是翼人,甚至是其他人吃剩的殘骸,只要是女性的肉他都

喜歡,成年女性剛好一口一個,能將他們的嘴塞滿,一口吃下去相當滿足。

事實上相當多的女兵都還沒死去,只是重傷或是肢體受傷失去行動能力罷了,

當巨魔巨大的手掌抓下來時,她們都會不由自主的發出驚恐的尖叫,用盡最後的

力氣踢打巨魔的手,延緩她們被這噁心的怪物吃掉的時間,可惜最終她們每一個

都失敗了。

每當抓到還鮮活的食物,巨魔總是特別開心,光明陣營的女性每一個都十分

水靈,完全不似獸人那樣粗糙酸澀,只有魅魔、血族這幾個少數種族的女性肉體

能媲美光明陣營的女性。他會把食物含在口中,先是用力吸一下,女人身上的香

汗、尿液、鮮血都會被強行抽出來,這一下往往就能將大半的鮮血、內臟從她們

身上的傷口、嬌嫩的雙腿之間吸出大半,女人一下就會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那感覺就像飽滿多汁的漿果在口中迸發出甜美的漿汁,這樣吃的技巧是巨魔

中流傳很廣的,有時還能吸到許多爽口的乳汁和淫水,再慢慢吸吮碾搓,用散發

著惡臭的粗糙口腔將食物嫩滑的肉體跟骨骼碾得分離,感受著鮮血和內臟的氣息

在口中炸開來,慢慢的化入口水中,這才將分離的骨肉嚼碎了吞下,吃得滿嘴是

血。

這樣的巨魔在進攻的隊伍中足有三十個之多,他們一字排開,他們就像坦克

一樣往前挪動,碾碎一切抵抗,看見巨魔靠近,所有人都會變得緊張、恐懼,,

實力加上負面情緒的影響,巨魔的前進大大加快了洛塔城陷落的速度。

一隊牛頭人已經攻入一座箭塔中,其他隊伍只好轉去其他地方。裡面的戰鬥

是一面倒的,牛頭人身材比欣長著稱的精靈還要高三分之一,他們舉著可以當圓

盾使用的板斧檔在身前,龐大的身體一個勁的往前拱。普通女兵無論是拿著盾牌

抵擋還是奮力砍殺都很難給他們造成傷害,箭塔上方的弓箭手紛紛朝下面射擊,

可惜她們只能射到堅硬的牛角和板斧上,叮叮噹當毫無作用。

只一個衝擊,僅有的五個女騎士和精靈美女就被拱翻了出去,其中兩個輕巧

的精靈美女比挑飛到牆上再掉落在地,夾雜在隊伍中的作為侍從武官的魅魔只看

了一眼確認了這些女人的價值後便站在一旁,欣賞著五個跑得最快的牛頭人一人

一個抓起美麗的俘虜壓在身下,手伸進她們的戰裙裡將打底的皮褲撕碎,露出或

有毛或光潔的陰部,接著掏出足有這些美女上臂粗長的肉棒頂住她們的陰戶,在

這些可憐的女兵淒厲的哀啼聲中,腰部用力一沈,強行把她們窄小的陰道由水溝

擴張成隧道,在獻血和少量淫水的潤滑中幾下衝撞,可怕的肉棒便深入到肚臍以

上部位。

女兵們用來束腰的戰裙和鎖甲成了幫兇,巨大的肉棒強行插入小腹之中,除

了下體撕裂的痛苦,她們的小腹還隆起一根長條的鼓包,所有的內臟都受到劇烈

的擠壓,撐得她們紛紛翻起白眼,俏臉漲得通紅,香舌吐出不住幹嘔,五臟六腑

似乎都要從嘴裡吐出去了。哪怕是反抗意志最堅定的女兵都無法承受這樣的摧殘,

發出低沈而哀婉的呻吟,卻是再也無力反擊了。

天上的翼人也不安全,半獸人的投槍或許沒太大威脅,但跳躍與行動能力無

比強悍的血族卻常常能撲殺她們,而擁有短暫飛行能力的魅魔也能施展強有力的

暗器實力與黑暗法術,只要傷到她們的翅膀,墜落的翼人美女們幾乎無法逃脫被

淩辱的命運。

儘管他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洛塔城依舊在無窮無盡的攻勢中逐漸陷落。石

頭的房屋頂不住巨魔手中巨棒的敲打,接連土崩瓦解。裡面頑抗的戰士男的被當

場殺死,受傷的男性沒有俘虜的價值,女的被拖出來清點,只有年輕美貌的女性

能成為俘虜。

西北角的塔樓是洛塔城最後的幾個據點之一,傳奇魔法師莉莉絲率領一個大

隊駐守在這裡,一百多人翼人弓箭手不停的圍繞著這裡飛行,三十幾個精靈少女

也拿著樹枝一樣的弓箭對著下方瞄準,她們手中的弓箭不停的響著,刁鑽古怪的

箭矢總能鑽進敵人盾牌防禦的死角將她們射殺,女性半獸人的屍體已經堆滿了塔

樓下方,她們拼命想將攻城錘推到塔樓的城牆處,試圖打開一個新的入口,但每

前進一步都有許多人倒下。

少數的戰士沖進了塔樓的大門,但是手持大劍的蠻族女戰士和攻守兼備的女

騎士有著組織優勢,將敵人一個個挑飛斬殺,神官不停的給她們加持各種神術,

在這樣限制多多的地形中,人類的組織優勢盡顯無疑。

一個巨魔戰士得到摧毀這裡的命令沖過來,可沒靠近300米範圍就被莉莉

絲的一記爆裂火球炸翻,翻滾著連續壓倒了三座房屋,壓死了不知道多少雙方戰

士。

「報告塔西伯爵大人,第7、8半獸人團隊進攻受阻,第15,16,17

團隊在光明神殿前損失慘重,其餘地方進展順利。」一個女惡魔突然出現在城門

口處,單膝跪下,在她的面前,一個面容枯燥的血族老頭正緩步走來,老頭不溫

不火,猶如在戰場中閒庭信步。

老血族塔西伯爵滿意的點頭:「命令結束戰鬥的所有軍隊向光明神殿進攻,

包圍那裡,必須活捉奧塔維亞王女。」

女惡魔猶豫了一下:「塔西大人,不先拿下那個塔樓嗎?」

「讓那些骯髒的半獸人去進攻塔樓吧,那是波茨王國最後的精華所在,拿下

那裡太費時間。」塔西傲慢的下令。

「是的,遵從您的意願。」女惡魔高高躍起,飛往後方傳令去了。

王宮已經陷落,國王奧拉夫帶著不多的侍衛從密道逃跑,眾多未來得及撤離

的女眷全部成了俘虜。王女奧塔維亞早就將所有的精英撤到了光明神殿做最後的

抵抗,身為光明神的神眷者,她不允許自己放棄波茨王國的榮耀,更不允許身為

光明神神眷者的身份做出放棄這麼多下屬獨自逃跑的舉動。

她不知道的是,波茨王國受到這麼多種族的圍攻正是因為她。從5歲起,奧

塔維亞就展現了驚人的天賦,成了低階騎士,獲得了光明神的眷顧。7歲她就開

始衝擊中階騎士,9歲開始組建滴血薔薇騎士團,15歲成為高階騎士,她便四

處征戰,18歲的她已經成為傳奇守護騎士,這在拉維位面歷史上屬於驚才絕豔

的類型。

波茨王國開始大建神廟,受到光明神榮光的庇佑的他們日益強盛起來,短短

幾年就從一個小國發展成中型國家,驕傲的奧塔維亞似乎並不滿足,她開始聯合

其他光明陣營的種族加入滴血薔薇,發動了一波波針對邪惡陣營的攻擊,不斷向

四周擴張領土,誓要將波茨王國推向大國之列。

僅僅10年時間,滴血薔薇騎士團斬殺的敵人已經超過50萬,在她兇猛的

攻勢下,超過5個部族被滅族,還有15個由盛轉衰,逃離肥沃的土地,撤入相

對貧瘠的山地之中。滴血薔薇騎士團被稱為『光明神的匕首』,而奧塔維亞被尊

稱為:「薔薇之血『。

「真可惜,她要不那麼心急,波茨王國也不會這麼短命。」塔西伯爵悠閒的

看著光明神殿前的戰鬥,大局已定,奧塔維亞畢竟只是個傳奇騎士,就算是神眷

者也不可能殲滅1個團隊的敵人,哪怕她手中還有一半的滴血薔薇戰士,但現在

包圍她們的各族聯軍超過20個團隊,除非有2個半神級別的強者出手干涉,否

則累都累死她們了。

奧塔維亞或許至今也想不到,三大王國和那麼多種族的援兵並非被阻擋在外,

而是根本沒有前來的意思,那些大大小小的週邊戰鬥不過是兩大陣營趁機剪除反

對聲音的機會而已。雖然援兵是真實的,帶領的將領也多半是真心來救援的,可

那又有什麼用呢?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他們的國王通過各種管道出賣給了自

己,塔西伯爵手上甚至有一份清單,讓他擊退、圍困或是殲滅那些軍隊,雖然這

些情報是用不少錢和寶物換來的,在這一點上雙方已有了默契。

當然,完全按照上面的辦是不可能的,但只要謹守不要把該留的人殺了的原

則就沒有太大問題,畢竟有些將領是某位半神的後人,殺了他們麻煩多多。

至於那些想依靠戰功往上爬的貴族和將領要是識趣還好,不識趣的也只會把

自己搭進去,翻不起什麼大浪。

兩大陣營的最高首腦甚至不介意幫助奧拉夫複國,這樣對光明神就有所交代,

但奧塔維亞和她的滴血薔薇就必須消失。她們發展得太快,太過強勢,讓敵我雙

方都感到緊張,他們必須在局勢失控成為世界大戰之前將奧塔維亞扼殺,否則或

許神權就會乘機掌控一切,而國王們的生命財產卻會受到威脅。

這是神權與王權的博弈,相互依賴又充滿猜忌。

副團長米莉亞已經保護國王陛下離開,她帶走了三分之一的滴血薔薇騎士,

奧塔維亞能夠帶領的只有5萬近衛軍和10萬普通士兵,以及僅有2千人的薔薇

騎士團。

經過連日苦戰,殘餘的騎士只剩下4百多個,負責駐守其他地方的女騎士和

女兵隨著一個個據點被攻破,她們的命運自然好不到哪去,死去的女人屍體會落

入巨魔的嘴裡成為食物,沒有死去的人則更慘,她們要麼被當場輪奸,要麼被俘

虜,只有實力較強和十分美麗的女性會得到女惡魔監軍的點名捉拿,其中薔薇騎

士團的女騎士們自然是價值最高的。

在宏偉的光明神殿前方,滴血薔薇騎士團奮戰不休,因為她們除了死戰沒有

其他選擇,投降與被俘的結果是她們不願意想像的,攻擊她們的都是女性的低階

士兵,而那些醜惡的雄性牛頭人、半獸人、蜥蜴人、蛇妖、惡魔都是隊長級以上

的軍官,他們除了指揮戰鬥外,就是在她們面前不遠處一遍一遍的上演著虐奸和

活撕血肉的恐怖戲碼,對他們來說,手下都死光了也沒關係,上面會給他們安排

的,相反在陣前羞辱淫虐敵人對敵人的打擊還更大一些。

要是其他軍隊看見同僚這樣的慘狀,女戰士們早就嚇得渾身發抖,喪失戰鬥

的意志了,但滴血薔薇騎士團的騎士和其他兵員們卻不同,她們都是身經百戰的

勇士,絕不缺乏戰死的勇氣,同伴的下場反而讓她們更加拼命。只見她們不斷的

變換隊形,層層疊疊交替作戰,退下來休息的騎士拿著盾牌,牢牢保護著後面的

牧師和魔法師,為整支隊伍的生存抗爭再多一分鐘。可是敵人實在太多了,鮮血

已經將白色的石板地面和花壇染紅,雙方的屍體和傷患密集得讓人無處落腳。

敵人就像浪潮一樣一隊又一隊的填入這個絞肉機一樣的殺場之中,無休無止,

壓得滴血薔薇騎士們喘不過氣來。站在浪潮最前面的是一個身穿粉紅色盔甲手持

一把粉紅色巨劍的女騎士,她沒有戴頭盔,一頭火紅的長髮早已被汗液與獻血浸

透,貼伏在腦後,堅毅的眼神中放射著熊熊的怒火,白皙的臉龐上滿是細小的血

點,那是敵人濺到她臉上的。更多的血點佈滿了那身粉紅色鎧甲,讓鎧甲看起來

深紅與粉紅相間,顯得異常豔麗。

這身鎧甲非常貼身,設計得非常巧妙,如同粉紅色薔薇花瓣堆疊起來的一樣,

鎧甲是相對獨立的設計,分為胸甲、長筒手套、及膝戰裙、長統靴和頭冠,脖頸、

香肩、手肘、戰裙下擺和腳面都是薔薇花瓣的形狀,兼顧了美觀與防禦。胸前是

一朵碗口大的薔薇花鏤空,透過鏤空可以看見兩團彈性與尺寸驚人的乳房擠出的

深邃乳溝,證明她的乳房受到了不公正的壓迫,任何一個愛美的人看見了都有想

沖上去,義正言辭的解放它們的衝動。

上臂、小腹和一截大腿都是裸露的,每一次發力都能看出她毫無贅肉的身體

是多麼矯健,濺上去的紅點與白皙形成了強烈的視覺反差,說明她是一朵帶刺的

薔薇,不是什麼男性都有資格征服的。

她的戰鬥方式大開大合,泠冽中帶著強烈的霸氣,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

沒有一個敵人能夠在她五米範圍內站立超過10秒,那把沈重的巨劍閃耀著聖潔

的白光,圍繞著她團團飛舞,猶如舞蹈一般美妙,帶給敵人的卻是死亡的恐懼。

不管敵人是狼人、蜥蜴人、血族、惡魔還是戰獸,也不管她們拿著的是狼牙棒、

砍刀、長槍、利劍還是盾牌,大多數人都招架不住她淩厲的隨手一擊,就算擋住

一下,多半也失去了戰鬥力,再補一劍立刻就成了屍體。

有她頂住最強的攻勢,剩餘的敵人氣勢和攻勢自然緩慢了下來,仗著人數優

勢與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組合軍隊陷入混戰,在毫無騰挪空間裡的戰鬥,敵人

的攻擊幾乎都被盾牌阻擋、然後被長槍戳、被法術干擾,一排接一排的被砍死、

刺死,成為屍體的一部分。

每一波的攻擊間隙,所有的女兵都會用崇敬的目光望著仿佛永遠也不會倒下

的那個無比剛毅的身影。

那就是光明神許配利翁的神眷者。18歲就成為傳奇騎士,被稱為薔薇之血,

波茨王國的王女,曾斬殺過一名傳奇狂暴戰士的天才少女奧塔維亞。

正是有她像礁石一樣擋在前面,撕碎了敵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與她並肩作

戰的團員才能在連綿不斷的戰鬥中得以喘息。她仿佛化身為一朵沾血的薔薇花,

正豔麗的釋放著奪目的光彩,飛旋著的巨劍就好似綻放著的花瓣,優美而又致命,

讓人恨不得將時間凝結在這一刻,封存進水晶裡長久把玩。只可惜那些炮灰都是

沒有品味、頭腦簡單的土包子,只知道聽從命令一味的向前沖,要麼砍死敵人,

要麼被敵人砍死。

奧塔維亞被這群四肢發達又不怕死的敵人沖得幾乎喘不過氣來,但她相信援

兵會來的,她是光明神的神眷者,是光明陣營的旗幟,是勝利與榮耀的化身。即

使被重重包圍,勝利的信念依舊無可動搖,而且最近的三支援兵已經在距離洛塔

城二十裡範圍的路上,此時已經和敵人交上手了,這在敵軍的實力就可以看出來。

此時攻擊她們的敵人雖然多,但是像巨魔、巨狼這樣的強勢兵種都被撤走了,高

級以上實力的敵人幾乎都撤到後面負責督戰,顯然,只要再堅持半天,最多一天,

援軍就會殺到,將敵人擊敗,如果運氣好,還能對他們進行合圍。

在光明神殿大約2公里遠,有一處四層高的樓房,那是以前某個貴族的豪宅,

現在面對著這邊的天臺上站著許多人,這裡各個種族都有,血族、狼人、獸人、

龍人、牛頭人、蛇妖、惡魔,甚至還有蜘蛛和蠍子等動物,他們多數是男性,只

有少數女性,每一個都氣勢不凡,竟然全都是黑暗陣營的強者。負責指揮戰鬥的

塔西伯爵也在這裡,除了幾個女惡魔來回報信的聲音和塔西不斷投入兵力的命令

外,其他人都津津有味的欣賞著神殿前的戰鬥,貪婪的看著那些女兵,不停的舔

著舌頭。

看美女強者戰鬥絕對是種極致的享受。

「多麼可口的美肉啊,這一次我要10個,10顆血寶石。」一個渾身長滿

銀毛的狼人不住的露出獠牙,口水滴落,似乎餓了三天了。

「啊,她們的鮮血,太美妙了,30顆血精,我也要10個高階女騎士。」

一個血族侯爵臉色異常蒼白,長牙怎麼也收不回去。

「那可不行,一共才90個高階騎士,你就要10個,15個巨獸牙圖騰項

鏈,5個高階和5個中階。」獸皮幾乎裹不住那身肌肉的半獸人酋長不滿的瞪了

一眼血族侯爵。

血族侯爵一滯,訕訕說道:「那就6個,不能再少了,這一次我們派出了4

千血族戰士對付那些該死的翼人。」

蛇妖擺動著身體,六條手臂弄個三個交叉抱在身前,傲慢的說:「我也要5

個高階和10個中階,我的小妾們快要生蛋了,需要強壯的母體代孕,兩顆三等

深淵魔晶夠了吧。」

這麼多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價還價,就跟菜市場熱鬧的攤子前面搶新鮮的瓜

果蔬菜一樣,攻破這樣一支強大的騎士團,戰利品和低階俘虜的分配可以按出力

來算,可是中高階的女人可就要再出錢買了,大家都是傳奇級別的強者,能達到

這個層次的任何生物都有相當的智慧,早就不是那種一言不合就動手的小年輕了。

所有人似乎都不在意戰場上死傷慘重的下屬,反而對那些還未到手的女人盡

在掌握,大肆收購,氣氛看起來十分詭異。

其實這沒什麼好奇怪,塔西伯爵派上去的都是各族低階的戰士,有欲望邪神

阿斯蒙蒂斯神域庇佑,邪惡陣營的種族沒有太多倫理道德的束縛,拉維位面女性

的比例占了十分之八,生育也相對容易,死多少都不心疼。女性修煉比男性輕鬆,

但成年了還只是低階的女性根本就是垃圾,是奴隸、炮灰和生育機器的代名詞,

不會得到絲毫憐憫和珍惜,死得越多,能騰出越多的生存資源和空間給新生兒成

長。

在光明陣營的俘虜往往是奴隸和苦力的代名詞,尤其是相貌醜陋的種族,那

是無論男女都要做苦工,直到死去,只有魅魔、惡魔這類女性可以成為奴僕、性

奴和妓女。而在邪惡陣營,俘虜除了成為苦力和性奴外,還會成為許多種族繁衍

後代的配種母豬,那是大多數光明陣營的女性難以接受的羞辱。當然,中階以上

水準的強者的命運則會有多一些的選擇,那就是成為角鬥士,在角鬥場裡廝殺,

在練武場中做靶子,直到戰死,運氣好的可以給有錢人做充場面的護衛或者送人

的禮物。

在這些強者眼中,用一個500人的低階女兵去換一個中階的敵人俘虜是非

常劃算的,吃了她們可以增強力量,給自己生育可以保證一兩個強壯的後代,做

性奴也非常有面子。

「咳嗯,各位大人,我們是不是該討論一下奧塔維亞呢?」戰鬥持續了3個

小時,已經死了7千多人,整整2個兵團了,這些大佬們還像菜市場裡的老奶奶

一樣討價還價,塔西伯爵終於忍不住詢問。按理說血族伯爵只是相當於高階的實

力,和身邊的老牌傳奇強者們一比,自己的實力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不過他畢

竟是個統帥,傷亡過大對他的聲望是一種打擊,這些那些兵團的首腦自己不介意,

他卻介意這樣毫無意義的傷亡。

先前還討論得興高采烈的一眾強者像是卡殼了一樣,全都閉口不言,還認真

看著那裡的戰鬥,似乎那些不入流的戰鬥十分精彩。

奧塔維亞的身份太敏感了,波茨王國的王女並沒什麼了不起,人類大小王國

幾十個,王女加起來至少有3百個。傳奇實力也沒什麼,整個拉維位面的傳奇強

者超過1千,一年死上三五個的在他們眼中都不算新聞,只有半神強者才能讓他

們低頭,何況以她目前的實力還未讓他們感到壓力。可她還是光明主神許配利翁

的神眷者,這就很尷尬了,神眷者體內都有神明直接賦予的一滴神力,吃了她可

以獲得極大的好處,晉升半神都很有可能,那可是有資格統治一塊大陸的存在。

問題是他們不敢,換做其他的神的神眷者也就算了,那可都是無上美味,吃

了也就吃了,大家上面都有供奉的神,每個神都希望自己的子民實力強大,若對

方出手自然由他們的神接下,諒對方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可奧塔維亞侍奉的可

是三大主神之一的光明神,主神和普通神的差距就跟傳奇與低階的差距一樣巨大,

就算吃了奧塔維亞成為半神也沒用,他打個噴嚏就能碾死你。

許配利翁並非寬容的主神,相反他對邪神陣營的敵人從不留情,落到他手上

恨不得連靈魂都給你掐滅了。奧塔維亞相當於他的養女,就算不是親生的也打著

他的標籤,誰把她吃了就等於直接打他的臉,那是褻神。讓她給自己生育後代也

不行,拱了人家的白菜還要跟人要種子。這樣的奇恥大辱,就算是以寬容著稱的

大地母神蓋亞都無法容忍。

放她走就更不可能了,發動這次戰爭,聯合了兩大陣營的高層,搞出這麼大

陣仗,就是為了扼殺這個攪風攪雨的天才少女。奧塔維亞會得到許佩利翁的眷顧

就是因為她的心性無比堅定,對信仰極其忠誠,四處征戰和建造神殿是為了在拉

維位面爭奪信徒,這就好比一個老闆看中一個普通的店員把她提拔起來當店長,

目的是為了她能給自己賺更多的錢,如果她做得好,讓她成為股東也未嘗不可,

而股東就至少是個半神,別說競爭對手,即便是昔日同僚都不會放任她成長起來。

可眼看她即將是荷包裡的戰利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事到臨頭卻把她放了,

那不是在搞笑麼?他們可丟不起這個臉,那會讓邪神阿斯蒙蒂斯震怒不已,到時

候不用許佩利翁動手,她就先降下神罰了,到時候可就是真正的滅頂之災。

這個問題一直擺在那,但是所有人寧可把子民推上去送死,也一直回避這個

問題,所以奧塔維亞才能堅持到現在。

冷場了好半天,蜘蛛突然說:「要不賣給黑龍王蘇美爾西斯吧,50萬佛洛

林金幣,慷慨的黑龍王一定願意收購的。」

眾人眼睛一亮,中立之地的黑龍王蘇美爾西斯陛下可是龍族的巨擎,即使主

神的怒火也頂得住,而且蘇美爾西斯雖然喜歡金幣和寶物,花錢卻毫不吝嗇,這

個價錢會讓雙方都滿意的,不過若是讓黑龍王摻進來,這些中高階的職業者怕是

連帶著也要分許多出去,黑龍王對收購實力強大的職業者從來不會嫌多。

所有人很快就達成了共識,於是塔西伯爵便下令真正的高手開始進攻。

僅僅10分鐘後,連續苦戰十幾天,早已是強弩之末的薔薇騎士團成員全部

被抓住了,數倍於她們的中階強者就如同面對核桃的鐵錘,輕鬆自如的將她們全

部活捉,這可是一大筆錢,沒人願意把她們弄死了,死了就只能拿去喂巨魔了。

奧塔維亞也好不到哪去,戰鬥了這麼長時間,她已經疲累不堪,全靠超越常

人的鬥志支撐,不過鬥志終究不是鬥氣,沒有鬥氣的支撐,半神也不過是待宰的

羔羊,一個傳奇盜賊一次偷襲就將她打昏,奧塔維亞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

至此,一場持續半個多月的滅國之戰宣告落幕,收繳的戰利品讓所有出兵的

首領都合不攏嘴,急劇擴張的波茨王國掠奪的財富真是不少。當強者們帶著主力

和戰利品盡數離去之後,援兵終於擊潰了阻擊,三面合圍奪回了洛塔城,還殲滅

了三萬多個黑暗陣營的炮灰,俘虜一萬,獲得了輝煌的勝利,但奧塔維亞堅毅矯

健的身影卻早已不見。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