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4—柳夢璃淫傳(01~04)

第一章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對離開了友人、每天不停為族中事情操煩

的柳夢璃而言確非常的漫長。雖然明知這是自己的責任,但是做著自己不喜歡事

情的她,很難再展露笑顏了。

? ? 批閱了今日最後一份公文後,這位美麗的幻冥界女王,又一次回想起當年和

夥伴們在一起的日子。想起活潑好動的韓菱紗、因為赤子心性看起來有些傻氣的

雲天河、外冷內熱的慕容紫英,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揚起。不過在笑過之後,她

又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回憶雖美,但已經是過往雲煙。現在的她,是幻冥界的女

王,再難見到曾經的摯友了。尤其是那個令她傾心、令她難以忘懷的男人。

「天河……你還好嗎?」

幽幽一歎之後,她不知道第多少次這樣輕聲說道。雲天河,那個有些傻氣,

但是卻無比真誠的男人,早已經深深的印在了心底。這位美麗高貴、端莊典雅的

女王,並沒有愛上外冷內熱、英俊非常的慕容紫英、也沒有愛上母親指定的英俊

未婚夫奚仲。她的心裡,永遠住著那個有些傻氣的男人。

「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之後,她的未婚夫、處理幻冥界事務的最好幫手奚仲推門走了

進來。看到他之後,柳夢璃神情複雜非常。嬋幽把王位交給了夢璃後,就為了療

傷進入了長久的沈眠。最初的過渡之後,就有不少大臣進言讓兩人完婚。不過柳

夢璃因為心中有雲天河在,很難接受別的男人,即使這個男人對他很好、是她目

前最好的選擇她也很難接受。

「王,族老們又送來了這些。」來到夢璃的面前,奚仲把多份摺子擺在了夢

璃身前的桌子上。

夢璃沒有看這些摺子,因為她很清楚裡面的內容,無外是建議她和奚仲完婚。

輕歎了一口氣之後,夢璃對奚仲揮了揮手,讓他退下。一身長袍的奚仲行禮之後,

轉身向宮殿外走去。到門口的時候,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美麗的女王。

精緻完美的五官、高貴典雅氣質,高腰拖地的華麗長裙、典雅的大袖、飄逸

的紗帔,精緻的玉釵固定了黑中微微帶紫的長髮,這就是美麗的幻冥界女王。再

加上她如今比以往更加誘人的身材、走路時隱隱從裙側露出的修長美腿,整個幻

冥界沒有任何男人不渴望她的身體。不過……唉……

輕歎了一口氣之後,奚仲走出了夢璃的宮室。當房門關上後,多位男性一臉

期待的看著奚仲。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之後,奚仲低聲說道:「今晚行動吧!」

門外發生的事情夢璃並不清楚,她正一臉糾結的看著桌子上的摺子。夢璃清

楚這些族老是為了幻冥界、是為了族人才希望她儘快成親。但她實在無法接受、

無法接受幻冥界女王的婚姻。

幾年前答應嬋幽和奚仲婚事的時候,夢璃已經做好了成為奚仲妻子的心理準

備。但是在嬋幽閉關後,夢璃無意中看到了一本書——介紹幻冥界幻冥界王族的

書。在書裡,記錄了幻冥界每一位女王,但是所有的記載中卻沒有女王父親的記

錄。疑惑的她忍不住查了一下典籍,終於知道了原因、也令她對婚姻抗拒起來。

按照幻冥界的風俗,只有女性能成為王。而女王登基後,第一等大事就是生

育繼承人。

? ? 按照幻冥界的規矩,女王成親之後,直到生育出女兒之前,都不能拒絕男人。

只要女王的身體還承受的了,任何男人在女王的丈夫不享用她身體的時候都可以

肏幹姦淫女王。每一任女王在成親後、沒有確定懷孕之前,都會在幻冥界各個地

方被輪奸肏幹。無論女王是否願意、無論女王想給誰生孩子,她都不能拒絕男人

的姦淫。在生下女兒之前,無論女王有多強大、性格多驕傲,她的地位都與性奴

無意。而且……幻冥界的女王生育率非常的低,嬋幽用了百餘年的時間才生下了

夢璃。

如果夢璃從小長在幻冥界、接受嬋幽的教導,她對這樣的習俗不會抗拒。但

她是在人間長大的,心中早就有了人族的道德感。別說她心裡有著雲天河,就算

她沒有愛任何人,也沒有辦法做出對無數男人張開雙腿、任由姦淫的下賤行為。

幻冥界的人清楚夢璃的經歷、儘量給她時間適應。不過在經過三年之後,族

中長老們再也不能等了。為了幻冥界的穩定,他們需要一個少主。在經歷了大戰、

人員損傷慘重的現在,少主的出生一定能令民心安定。不過可惜的是,直到現在,

夢璃還是沒能接受。從小的教育,令她的貞潔觀念已經深植心底了。

「奚仲,我不是厭惡你,我是真的接受不了族中的風俗,希望你別怪我。而

且……讓你親眼看著妻子和男人淫亂、甚至讓你幫我尋找健壯的男人淫亂,太羞

辱你了。」夢璃看著一張張摺子,一臉糾結的說道。

收好了摺子之後,夢璃轉身離開了房間、去了宮殿後面寬大的浴池。遣走了

要服侍的侍女後,夢璃走進浴池裡。在添加了不少靈藥的浴池裡,夢璃那白皙、

毫無瑕疵的肌膚接觸到了熱水之後,隱隱有些紅潤起來。體會著水溫,夢璃忍不

住想起了書籍中記載的前女王們所做的淫靡事情。想到那些強大、高貴的女王們

被男人們肆意淫辱,她的臉就忍不住羞紅了。然後,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曾

經為保護幻冥界差點兒犧牲的嬋幽。

「娘……也經歷過那些嗎?她那麼高貴、那麼強勢,怎麼能允許男人那樣羞

辱呢?」夢璃羞澀的想到。

夢璃此時的年紀正是女人最迷人、對性事期待的時候,在洗澡的時候,即使

貞潔如她也忍不住會想像。想到書籍中描述的情景發生在嬋幽的身上,而自己的

父親究竟是誰連嬋幽自己都不清楚,夢璃兩腿間就會不受控制的燥熱。

如果是一般的幻冥界女王,身體只要需要就會召喚男人侍奉,而夢璃卻連伸

手碰觸都不敢。發現自己的胯間又因為想像燥熱、濕滑後,夢璃立刻急匆匆的清

理了身體。擦拭乾淨後,她穿上了半透明的青藍色浴袍離開了浴池、然後向寢宮

走去。她並不清楚,幻冥界屬於女王的浴池裡,添加了令女性身體敏感的藥物。

雖然不是春藥,但也會令女性欲火升起、幻想性事。

當離開浴池一會兒之後,夢璃身上的欲火減低了一些,但身體還是有些燥熱、

胯間感到饑渴。不明所以的她,還以為自己到了思春的年紀。不過因為心中所愛

是雲天河,她至今沒有做過出格的事。

? ? 當來到寢宮後,夢璃立刻上床睡下了。為了能熟睡,她甚至點了一份安眠香。

不過她並沒有發現,當安眠香點燃後不久,就有另一股青煙混雜在了其中。半刻

鐘之後,夢璃呼吸均勻的睡著了。

就在夢璃睡下不一會兒之後,寢宮的門再次打開了。夢璃的未婚夫、幻冥界

如今的第二人奚仲,帶著十幾個身材壯碩、滿臉激動的男人走了進來。在他們進

入後,對夢璃一直忠心耿耿的漂亮侍女,輕輕關上了寢宮的門。

「奚仲大人,快開始吧!」一個壯漢看著夢璃完美的面容,一臉饑渴的說道。

「大人!為了幻冥界的未來,快下令吧!」另一個壯漢盯著夢璃薄被下窈窕

的身體說道。

聽到男人的催促,奚仲邁步來到了床邊,然後溫柔的輕撫著夢璃的臉龐。看

著那聖潔、完美的容顏,他低聲說道:「夢璃,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也知道你不

會喜歡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但我不會後悔、也不會心軟,因為這是我身為王夫必

須做的。第一代女王曾經下令,如果有女王不願執行義務,王夫有權力調教女王。

你……是幻冥界第一位被調教的女王,請接收命運吧!」

奚仲說完後,就掀開了夢璃的被子,把她半透明薄紗下誘人的身體暴露在眾

人前。看到女王完美的身體,壯漢們一個個呼吸粗重起來。而奚仲,在看到夢璃

的身體後,眼中露出了讚歎和懷念的神情。伸手輕撫了夢璃的高聳的酥乳、小腹、

美腿後,奚仲起身脫下了身上的衣物。看到奚仲的動作,他身後的男人們立刻也

脫下了衣物、露出了健壯的身體。

? ? 當男人們脫光衣服後,他們胯間那每個都有十寸左右的雞巴全都暴露了出來。

這樣的十幾根雞巴,換成一般的女人一定會被肏死。但是他們知道夢璃不會,不

只是因為夢璃法力高深,還因為夢璃有著幻冥界女王的血統、體質驚人的好。即

使夢璃如今是處女,被這樣的雞巴輪奸一天一夜也不會有危險。

「今晚,咱們一定要去全力以赴,讓夢璃女王像以前的女王一樣愛上男人的

雞巴、成為願意張開雙腿接受全族男人下種合格女王。你們是我族最健壯、雞巴

最厲害的男人,絕對不能在今生最重要的調教中失敗。」奚仲一臉嚴肅的說道。

「奚仲大人放心,我們一定會讓夢璃女王成為合格的女王。」

「嘿嘿!有我們兄弟出手,夢璃女王會成為最淫騷的女王,即使生了少主還

會繼續給全族男人肏.」

「這算什麼?只要奚仲大人您同意,小人能把夢璃女王調教的比嬋幽女王當

年更淫騷下賤、成為一個全族的公妻。」

「哈!奚仲大人,只要您點頭,小人能把夢璃女王調教成母畜、一個以被搞

大肚子為榮、每年生一個孩子的母畜。」

壯漢們的保證傳進了奚仲的耳裡、但是卻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族裡最優秀、

最會調教女人的就是他自己和已經死去的歸邪。當年,兩人甚至把強勢的嬋幽調

教的聽話非常。嬋幽之所以讓他做夢璃的未婚夫,就是希望他能調教好夢璃、讓

她成為合格的女王。

赤裸著身體的奚仲,看著在安眠香作用下熟睡的夢璃,心中忍不住回想起了

和歸邪一起把嬋幽調教的服服帖帖的日子。看著夢璃如今那有著嬋幽七分影子的

相貌和氣質,他的心開始火熱起來。在嬋幽受創再也不能承受男人的姦淫肏幹後,

他多年來第一次心動了。深吸一口氣後,他示意兩個壯漢一左一右按住了夢璃的

雙手,然後自己來到了夢璃的兩腿間,一邊溫柔的愛撫著夢璃的美腿、一邊用已

經挺立的雞巴摩擦夢璃那粉嫩的陰戶。與此同時,也命人拿走了安眠香。

「嗯……」睡夢中的夢璃,在受到如此刺激後,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幾

年來一直壓抑欲火的她,身體最敏感的部位第一次被如此挑逗,淫水兒很快就不

受控制的流了出來。就在奚仲為夢璃身體的敏感感到開心的時候,夢璃嘴裡說出

的話令他皺起了眉頭。

「天河……不要……人家已經成親了!」

聽到那個曾經來過幻冥界男人的名字,奚仲心中有些惱怒,因為他很清楚那

個男人是夢璃無法接受幻冥界風俗的重要原因。想起他那傻氣、但是卻又真誠的

眼睛,奚仲差點兒忍不住改變原計劃,立刻就把挺立的雞巴插進夢璃的身體裡給

她破處。深吸一口之後,奚仲繼續挑逗著夢璃的身體、等待安眠香效果退去的時

刻。

睡夢中的夢璃做了一個夢,夢到她和奚仲成親、開始履行女王的義務了。在

新房裡,奚仲這個新郎帶著一群男人把她壓倒在婚床上,然後輪流肏幹姦淫、令

她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愉。

? ? 在奚仲和所有男人都在她身上泄欲之後,雲天河出現了、對她伸出手要帶她

走。滿身精液的夢璃拒絕後,雲天河憤怒的把她壓在了身下,一邊大力肏幹一邊

罵她是賤貨、婊子。瘋狂的姦淫和淫虐之後,雲天河把她賣進了妓院。

? ? 夢璃求奚仲救自己,但奚仲卻抱著夢璃剛出生的女兒說她沒用了、讓她一輩

子做婊子。在妓院裡,一個醜陋、貪婪的胖子要撲向她,她驚慌的揮手阻止,然

後她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大叫、胖子和妓院消失了。睜開眼睛後,她看到的是奚仲

那英俊的臉。此時的他,正用她非常陌生的目光看著自己。

「奚仲……」惡夢中驚醒的夢璃念出了眼前之人的名字。但當她想抬手的時

候,發現自己的手已經無法動了。此時,她才真正的清醒過來、注意到了如今的

情況。

「你們幹什麼?快放了我!」

一群赤裸的男人在自己的寢宮裡、自己又穿著輕薄的衣衫,一目了然的情況

令夢璃恐懼極了,大聲的發出了徒勞的命令。同時,她也發現了奚仲之外男人的

身份,都是族裡出了名的色鬼、玩弄女人的高手。以往,她甚至想過要處罰他們,

但無論是族裡的長老還是「受害」的女性都不同意,最後才作罷。如今奚仲帶他

們來了,夢璃怎麼可能不怕他們那據說可以領最貞潔的女人成為賤貨的能力?

慌亂中,夢璃在掙紮的同時想調動全身的法力反抗。不過她發現自己身體雖

然能自由活動,但是法力卻一點都感應不到了。如今的她,不過是個身體強健的

女子、根本無法對抗即將淩辱自己的男人。發現這個狀況後,她的淚水在掙紮中

流了下來。

「女王,我知道您現在很害怕、也很恨我,但是我不會停止。即使明知道您

會因此受到傷害也不會停止,因為這是全族民眾、是嬋幽女王、是我族歷代先王

給我的任務。請您別反抗、嘗試接受我們、接受我族的習俗,那樣會令您體會到

前所未有的快樂、開啟您新的生活。」輕撫著夢璃的臉龐,奚仲溫柔的說道。

奚仲的話夢璃聽到了,但她依舊不停的掙紮著。在人間學到的道德令她無法

接受這樣的淫行,不停的掙紮、蹬踹著雙腿。

? ? 此時的夢璃,除了道德感令她無法接受外,還因為想到了夢中的場景。想到

夢中雲天河知道她和眾多男人淫亂後的失望和憤怒、想到夢中雲天河把她賣進妓

院裡眼中的冷漠,她拼命掙紮著。

奚仲眼中的溫柔疼惜夢璃沒有去看、胯間雞巴的溫柔挑逗也完全不去管。在

此時的她心裡,奚仲就是一個要奪取她貞操、令她成為萬人唾駡淫婦的惡徒。當

奚仲歎了一口氣、俯身壓在了她的身上後,夢璃張嘴咬在了他的肩膀上。對肩膀

的痛楚,奚仲完全沒有在意,而是熟練的調整自己的姿勢,然後在夢璃憎恨的目

光中把龜頭頂在了那嬌嫩的陰戶上。

胯間的堅挺和火熱令夢璃清楚將要發生什麼,她更加激烈的掙紮起來。此刻

她的腦中滿是雲天河的臉,然後她在掙紮中發出了哀求。

「奚仲……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哀求之後,夢璃那美麗的眼睛懇求的看著奚仲,希望他能放過自己、保留自

己的貞操。但她得到的回應是奚仲冰冷中帶著憤怒的目光,就在夢璃還要繼續哀

求的時候,鴨蛋大小的龜頭頂開了嬌嫩的陰唇、沒有絲毫停頓的長驅直入插進了

她的陰戶。

「啊!好痛!」

奚仲那粗大的雞巴整根插入,令夢璃感到了撕裂般的痛楚。王族女性身體的

令她沒有受到重創,但依舊痛苦無比。即使曾經參與過戰鬥、即使曾經受過不少

傷,身為女性的她對這樣的痛楚也無法抵抗。曾經,柳夢璃幻想過自己在洞房花

燭夜把身體交給深愛的丈夫、丈夫溫柔的親吻愛撫她,在她羞澀的點頭同意之後

位她破處、然後溫柔的安撫因為破處而哭泣的她。但是現實如此的殘酷,奪走她

處子身的男人,不但粗暴、而且還是強暴。

「奚仲……我恨你!」淚水緩緩從眼角滑落的同時,夢璃咬著牙憤怒的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愛您!女王,我會讓你接受我族的風俗、接受我!」

奚仲認真的說完之後,粗大的雞巴在夢璃剛剛破處、還痛苦非常的陰戶裡大力抽

插起來。

「啪啪啪啪……」「咕唧、咕唧……」兩人小腹一次次重疊的撞擊聲、奚仲

粗大雞巴在夢璃陰戶裡抽插的聲音回蕩在寢宮裡。

? ? 在夢璃無力張開的雙腿間,奚仲壓在她的身上聳動著腰臀。隨著他身體的聳

動,足以令任何淫婦恐懼的粗大雞巴一次次在夢璃嬌嫩的陰戶裡插入抽出。在那

粗大的雞巴上,粘滿了夢璃破處的血跡、而每次兩人小腹緊貼的時候,血跡都會

四散飛濺。夢璃的陰唇、大腿內側、呈到三角形的陰毛,全都有夢璃的處女血滴

落。

「女王!你的屄肏起來真爽……比嬋幽女王的屄還舒服!哦……實在太刺激

了!我……給夢璃女王破處了!夢璃女王的屄……被我肏啦!」興奮的奚仲,一

邊瘋狂肏幹一邊大吼道。

奚仲興奮的大叫、夢璃心中卻更加的悽楚。原本,她希望在自己身上如此吼

叫的人是雲天河,如今另一個人壓在自己的身上、而且一會兒還會有更多的男人

要如此做。本來她還想大聲的喝罵、掙紮,但破處的痛楚、還有奚仲那一次次強

力的撞擊令她的體力越來越弱。在最初的激烈掙紮之後,失去力氣她,只能無奈

的承受那粗暴、大力的肏幹姦淫。

「好痛苦……誰能救救我!娘、菱紗、紫英……天河!」在肉體和心靈的雙

重痛苦中,夢璃大聲的祈求著。不過這些她最親近、最信任的人,沒有一個在她

的身邊、沒有一個可以救助她這個被強暴的女人。

夢璃不停的在心裡祈求著救助,但是隨著奚仲一次次的撞擊、胯間漸漸減輕

的痛楚,她漸漸開始面對了現實——她已經被強暴、不會有人救助她。在淚水不

停滴落中,夢璃感受著那越來越強有力、越來越瘋狂的撞擊,聽著那代表她已經

被佔有的「啪啪」聲,她的心慢慢的冷了。夢璃不敢閉上眼睛,因為只要閉上,

她的腦中就會浮現雲天河一臉鄙視轉身離開了情景。

王族女性的體質強悍非常,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姦淫後,夢璃的身體適應了被

男人肏幹的感覺。但是她心裡卻寧願自己依舊被劇痛折磨,因為在劇痛退去後,

身體迎來了令她更惶恐和害怕的反應——比洗澡時更加強烈的饑渴、和本能對男

人肏幹的渴望。她那原本滿是破處鮮血、充滿痛楚的陰道,開始流出淫水兒、傳

來令她驚恐抗拒的快感。堪稱頂級名器的陰道,開始夾緊裡面粗大的雞巴。

「女王,您的屄開始流水、夾我的雞巴了!騷屄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很喜

歡大雞巴肏?」更加瘋狂肏幹姦淫的同時,奚仲大聲的吼道。

聽到奚仲的話,夢璃更加痛苦、為自己身體的敏感淫蕩羞愧。不過為了維持

自己最後的尊嚴,她咬緊了牙,以免嘴裡發出淫浪的呻吟。不止如此,她努力緊

繃著身體、雙腿伸直、雙手緊緊抓著床單,以免做出迎合奚仲姦淫的行為。

「女王!你忍著幹嘛?你的屄不是流水了嗎?被強姦都流水,你根本就是個

騷屄、是個想男人的賤貨!來!大聲叫出來求我肏、用你的屄好好伺候我!承認

自己是淫婦、是和我族歷代先王一樣的賤貨!」繼續大力肏幹、刺激夢璃欲火的

同時,奚仲大吼道。

奚仲的話令夢璃感到難堪非常,因為她有一個,敏感、喜歡男人姦淫的身體。

無論她如何的抗辯、呵斥,都改變不了她在奚仲姦淫下饑渴的事實。如果是一般

的女人,知道這種本能反應沒有什麼好羞愧的。但是夢璃不同,她性格堅貞,絕

對不會原諒自己「下賤」的反應。

「求求你,別說了、別說了!我不是淫婦、我不是賤貨!從小端莊貞潔的我,

絕對不是喜歡男人姦淫的淫婦!」夢璃緊咬著牙關,在心裡大聲的呐喊道!

看到夢璃痛苦、羞愧的樣子,奚仲臉上露出了淫邪的笑容。幻冥界不是沒有

重視貞潔的女子,奚仲很清楚征服她們的方式——徹底的羞辱、打擊她們,令她

們拋起貞操觀念。只要第一次的姦淫徹底打破她們的自尊,以後調教起來也輕而

易舉。夢璃如今身體緊繃、絕不開口,就是她維持自尊的方法。

「夢璃女王的屄肏起來很舒服、比嬋幽女王當年還爽,大夥兒想不想試試?」

奚仲淫笑著問其他男人道。

「想!」男人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聽到男人們的回答,奚仲狠插了十幾下之後,把挺立的雞巴抽出了夢璃的騷

屄。在奚仲的雞巴離開身體的一刻,夢璃的心裡覺得松了一口氣,但她的身體卻

有了更令她羞愧的反應——想繼續給奚仲肏幹。如果不是夢璃勉強控制了自己的

身體,她一定會挺起陰戶想和奚仲的雞巴接觸更長的時間。這樣的心情,令夢璃

惶恐、害怕。她拼命的壓抑自己,因為她清楚的知道,只要按照身體的欲望行動,

她就再也無法做回原本的自己了。

就在柳夢璃精神上痛苦、身體饑渴空虛的時候,原本壓著她手臂的壯漢趴在

了她的身上。挺立的粗大雞巴狠狠插進了她淫水兒和血水一起流淌的陰戶後,她

的鼻息呼出了一聲灼熱、舒暢的吐息。雖然這吐息非常的輕微,但男人們開始發

現了。在得意的淫笑中,壯漢的雞巴大力肏幹了十幾下。就在夢璃精神上因為身

體被第二個男人姦淫、身體因為被填滿空虛感到滿足時,男人沒有任何預兆的抽

出了雞巴。

在男人沒有預兆的突然離開自己的身體後,夢璃本能的微微挺起了陰戶,不

過立刻驚醒的她馬上忍住了。在這一刻,她心中惶恐極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

體比自己想像的脆弱、至少遠遠比她的精神脆弱。在她的精神還因為失去了貞潔

感到痛苦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開始渴求男人、希望能被男人的雞巴肏個夠了。

「不!我不是淫婦!我愛的是天河、也只會接受天河!絕對不是破處之後就

渴望男人姦淫的下賤女人!一定是他們對我的身體做了手腳、一定是他們給我吃

了藥!」夢璃在心裡大聲的呐喊道。不過夢璃心中清楚,自己沒有被下藥,因為

她就是熏香、藥物的行家。幻冥界所有的藥物,只要聞聞氣味兒她就知道了。

夢璃心裡的慌張、恐懼,此時都表現在了臉上。看到她的臉色,奚仲和壯漢

們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們此時已經確認,夢璃繼承了王族女性的淫亂身體。

無論她的心是多麼的貞潔,她的身體都會接受淫賤的行為。

就在男人們得意、夢璃心中恐懼的時候,壓著她另一隻手的壯漢鬆開了手。

就在壯漢要壓上夢裡的身體、用他的雞巴體驗女王陰戶舒暢感覺的時候,夢璃看

著他跨間那猙獰的雞巴怕了。已經失去了處女身、被兩個男人的雞巴插進身體奸

淫過的她,怕的不是被肏幹、而是更深的恐懼——她怕失去原本的自己。明知道

自己的身體沒有抵抗能力、但她還是做出了最後的抵抗。就在壯漢要壓在身上的

時候,夢璃翻身就要逃跑。因為她知道,如果不跑,她就會在男人粗大雞巴一次

次的肏幹姦淫下失去以往的貞操觀念、成為一個令現在的她厭惡的淫婦。

夢璃想逃,但是當她翻身撐起身體爬了兩步之後,她的腳踝就被抓住,然後

她聽到壯漢用淫邪的語氣說道:「呦……女王陛下想和小人玩兒母狗位啊?沒關

系!小人一定能滿足你,肏的你做一隻真正的母狗!」

壯漢剛說完,就抓住了夢璃身上已經被汗水打濕的透明薄紗。大力一撕之後,

夢璃的身體就徹底的赤裸了。夢璃還想逃,但失去法力的她哪是大漢的對手?在

掙紮中,夢璃被擺成了令她倍感屈辱的母狗位。然後,大漢對著她誘人的豐臀就

大力拍了兩巴掌。屁股的痛楚,夢璃絲毫不在意,但是對著男人高撅豐臀、令羞

恥部位完全暴露的羞恥卻令她痛苦極了。不過更令她痛苦的是,自己的陰戶竟然

因此更濕滑了。

「哈哈哈哈……女王陛下的屄更濕了,看來很喜歡做母狗嘛!」說完之後,

大漢的雞巴就大力插進了陰戶,然後抽插起來。

「不要啊!」在屈辱的姿勢和大力的姦淫下,夢璃終於再次哀求起來。不過

在她哀求的時候,聲音中卻充滿了饑渴和誘惑。而她的豐臀也在哀求的同時忍不

住扭動了兩下,雖然她立刻閉嘴並阻止了身體的扭動,但已經發生的事不可挽回,

傷心的淚水不停流出的同時,她緊緊抓住了床單。

「女王!小人看您是很想要嘛!你的屄……比你的嘴誠實多了!」大力在夢

璃的陰戶裡抽插著雞巴,體驗著姦淫高貴強大女王的快樂。雞巴肏幹著女王的陰

戶、小腹撞擊著女王的豐臀,雙手掐著女王的纖腰,征服女王的快樂令大漢不停

的嘶吼。

男人快樂、但是夢璃卻更感痛苦,在男人雞巴插進來之後,她淫亂的身體就

酥軟的趴在了床上。如果不是她努力壓抑,她的屁股已經開始淫賤的扭動、嘴裡

也發出了淫騷的呻吟了。和剛剛的大漢一樣,身後的男人在肏了二十幾下之後,

又抽出了雞巴。不過這次夢璃卻沒有逃,因為她知道逃不了、也沒空逃。

? ? 此時的夢璃,把精力全都集中在了壓抑自己的本能反應上。在雞巴離開陰戶

的那一刻,她比剛剛更加的饑渴、更加的希望被大雞巴肏幹姦淫。如果她不全力

壓抑,她的屁股會立刻淫騷的扭動、嘴裡會立刻懇求男人繼續肏幹。

就在夢璃壓抑自己的時候,又一個男人來到了她的身後,抱著她的豐臀把雞

巴插進了她的陰戶。充實的感覺令她差點兒呻吟出聲,當她全力壓抑住嘴裡的呻

吟後,她發現自己的臉上竟然出現了舒暢滿足的神情、嘴巴也誘人的大大張開了。

當她一臉羞愧的閉眼、不敢看男人們神情的時候,身後的男人在十幾下肏幹後又

拔出了雞巴。這次,她再也壓抑不住身體的反應了。誘人的豐臀開始淫騷扭動的

同時,嘴裡也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嚶嚀。

「哈哈哈哈……女王陛下別擔心,小人這就滿足你。」又一個大漢拍著夢璃

的屁股說道。在說完之後,他的雞巴也插進了,夢璃的陰戶、然後大力肏幹起來。

這一次,夢璃在也沒有能力壓抑自己迎合男人的肏幹了。豐臀、纖腰一起扭動配

合,雖然動作很生澀,但是卻給男人帶來了強烈的快感。因為自己是女王第一個

主動服侍的男人。

趴在床上以屈辱姿勢高撅豐臀迎合肏幹,柳夢璃的心裡深深的憎恨強姦自己

的男人。但是,比起姦淫自己的男人,她更恨自己輕易就屈服的身體。男人每一

次的撞擊,都是對她心靈的重擊、她身體每一次的迎合,都是傷口上撒鹽。淚水

不停的滑落在床單上、雙手已經把床單抓的淩亂,但更加亂的是她的心。在壯漢

們每次都十幾下就停止換人的肏幹持續了多倫後,柳夢璃的身體出現了令她更加

痛苦的反應——饑渴。

壯漢們的技巧都非常的高超,他們的肏幹每次都是令夢璃在臨近高潮的時候

抽出了雞巴。在十幾次的不上不下後,夢璃感覺自己快崩潰了。而這,也正是壯

漢們要的效果。他們要讓夢璃屈服,只有夢璃屈服、主動求他們肏幹了,他們才

好繼續以後的調教。

在經歷了十幾次臨近高潮時候的刹車後,夢璃感覺自己快要瘋了。每次男人

雞巴插入的時候,都會令她放棄尊嚴的扭動屁股、發出魅惑的呻吟。但即使她如

此做了,男人們依舊不顧她的饑渴,在她即將高潮的時候抽出雞巴。這樣肏幹持

續了一次又一次之後,夢璃終於徹底放棄了尊嚴。當一個壯漢肏了十幾下,剛剛

抽出雞巴的時候,夢璃抓住了他的手。

「求求你,別走!繼續吧!」帶著滿眼的淚水、帶著滿心的屈辱,夢璃哀求

道。

「女王陛下,繼續什麼?您想讓小人繼續做什麼?」沒有按照夢璃的心意做,

壯漢摸著她的屁股問道。

「繼續……繼續和我歡好!」從來沒有想過會如此求男人的夢璃,咬著牙、

心中痛苦的答道。

「歡好?哎呀……請饒恕小人才疏學淺、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壯漢一邊說、

一邊用龜頭摩擦著夢璃的陰唇,令夢璃更加的饑渴。

「我……我……要你繼續做剛剛做的事,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求求你做到

最後吧!」夢璃羞愧的說道。此時的夢璃,已經放棄了矜持哀求著。

「女王陛下,咱們剛剛做的事兒叫肏屄。你現在這樣可不行,讓我們一點兒

都不想繼續肏.想要我們狠狠肏你的屄、把你肏上天,你就要學會求男人肏、學

會犯賤。」拍著完美的豐臀、龜頭摩擦著迷人的陰戶,壯漢饑渴的說道。

聽到壯漢的話後,夢璃糾結了好一會兒之後,終於忍不住身體那令她心焦的

欲望,屈服的說道:「我娘……是怎麼求男人的?」

「一邊晃你的屁股一邊使勁兒拍,然後大聲說『本王的屄癢了,雞巴能硬的

過來狠狠肏你們的女王。』這才是我族女王的風範。」說完後,男人貪婪的看著

夢璃,期待著她淫賤的行為。

聽到男人的話,夢璃眼中無奈和痛苦之色一閃而過,歎了一口氣之後,她語

調顫抖的說道:「本王的屄癢了,雞巴能硬的過來狠狠肏你們的女王。」

夢璃的話裡沒有淫婦應有的騷媚、淫賤,反而充滿了失落和痛苦、仿佛放棄

希望的哀鳴。再看到夢璃那被撞的通紅的屁股、淫水兒和血跡混合的陰戶,男人

們一個個都達到了臨界點、想要盡情肏幹夢璃的、在她的陰戶裡射精。不過他們

很清楚,有權力在夢璃陰戶裡第一個射精的只有奚仲。

「過來,自己爬到我身上來!」早已經躺在夢璃身邊不遠處的奚仲,一臉邪

笑的命令道。

看著曾經對自己忠心耿耿、無論什麼時候都支持自己男人的邪笑,夢璃在短

暫的糾結之後跨坐在了奚仲的身上。她很清楚,現在的她沒有對抗的能力、只能

順從。雖然心中痛苦,但她已經認命了。她……會被輪奸、會成為一個淫婦。

回憶著年少時不小心看到養母和養父歡好的情景,夢璃握著奚仲挺立的雞巴,

對著陰戶就插了進去。陰戶脹滿的感覺中,夢璃回憶著曾經所見、還有族裡對男

女性事的記載,由緩到急的聳動起身體來。

? ? 夢璃赤裸著身體騎在奚仲身上起落身體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奚仲嘴裡的邪笑。

當奚仲把手捏在了夢璃不停晃動的奶子上後,他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壯漢們立

刻淫笑著圍了上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